45筆融資,147億元,資本寒冬下的物流王朝
2019-08-13 億歐網
0


物流領域投資情況宛如長江水,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。后浪風光能幾時,轉眼還是不一樣。

通過梳理2019年H1物流領域的融資情況發現,2019年H1整個創投圈數額較大的投資寥寥無幾,整個物流領域的融資潮似乎如海水般涌現,卻又如海水般退潮,起潮的是供應鏈、物流裝備等企業,退潮的是快遞、快運、同城等多個領域的企業。

1_01.jpg

1_02.jpg

1_03.jpg

1_04.jpg

浪起潮落,投資者在岸邊觀望,收緊步伐,理性押注。這對企業而言,有人歡喜有人憂。

超億元融資14起,科技類企業最吸金

根據小編查詢2019年年初至6月底的國內融資情況顯示,2019年上半年,物流領域共發生了45筆融資,融資金額接近147億元(注:此處的美元已換算成人民幣。阿里收購申通金額、未披露的融資未計算入內)。

2.jpg

從以上表格可以發現,從2014年融資次數逐年上升,融資金額突破100億元,甚至高達700億元。2015年作為一個分界點,融資金額雖持續上漲,但融資次數卻開始下滑。從2019年上半年的融資數據可以發現以下幾個特點:

1、融資數量持續走低,融資總額越發低迷。從融資總額上來看,147億元的總額不及2018年物流領域融資總額的1/3。而融資數量從2015年以來便開始逐漸走低,預計2019年全年融資次數也不會達到2018年融資數量的1/2;

2、2019年H1融資情況中,Pre-A輪融資占比較多,總共融資9輪,占比20%,但融資額度均在數千萬元左右,超過1億元融資的Pre-A輪次數僅有2起。可以看到,新興科技企業逐漸發展起來,并得到資本的青睞;

3、超過億元的融資規模有14起,占比超30%。其中,D輪融資數額占據最多,由上圖可知,貨拉拉、曠視科技、圖森未來、壹米滴答、準時達等企業融資最高。

3.jpg

人工智能、AI、大數據等技術加持的物流科技產品,在物流場景中紛紛落地實現應用。如今,加持技術的物流裝備企業異軍突起,開始受到資本關注,2019年H1,物流裝備領域的融資13筆,大部分聚焦在倉儲內機器人應用企業中。此外,供應鏈的重視程度逐漸凸顯,2019年H1,供應鏈領域的企業獲得融資7筆。

總的來說,2019年H1融資最明顯的便是新興的物流裝備企業得到重視,自身實力也逐漸顯現,超億元融資大規模出現在較為成熟的巨頭企業中,也足以表明,資本對成熟企業的信任以及對新興企業的“蜻蜓點水”。未來資本市場是否繼續在新興領域加注,還需看自身企業實力及市場發展導向。

行業洗牌整合期,供應鏈企業異軍突起 

物流領域進入新的整合期與洗牌期,行業逐漸定型,但細分領域的新入局者機會增多。比如,物流裝備領域的多家企業獲得A輪、Pre-A輪融資,地上鐵、新石器等老玩家獲得高額融資的同時,普拉托、科鈦機器人等專注于更加細分領域的企業紛紛崛起,甚至A輪便拿到了億元級別的融資。

供應鏈領域,在2019年H1表現相對亮眼。其中,專注于供應鏈的企業餐北斗僅半年便得到了2輪融資,九曳供應鏈也在2018年10月C輪融資不久,于2019年再次斬獲一輪融資。

2019H1物流融資情況有“喜人”的一面,也有“平淡”的一面。自從快遞企業集體上市之后,融資次數便不再顯現。整個快遞行業的市場集中度持續向一線龍頭企業聚攏,國通、如風達、全峰、快捷等二三線快遞企業在“生死線”邊緣掙扎。

反觀上市快遞企業的發展,申通快遞并入阿里旗下,2019年3月,阿里巴巴投資46.6億元入股申通,7月,阿里巴巴正式入股,成為持有德殷德潤49%股權的股東。

快遞領域的業務規模或已經達到天花板的階段。根據國家郵政局官方數據顯示,2018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達到507.1億件,同比增長26.60%,全國快遞業務收入累計完成6038.4億元,同比增長21.80%;2017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達到400.6億件,同比增長28%,全國快遞業務收入累計完成4957.1億元,同比增長24.7。業務量及業務收入雖仍處于增長狀態,但增速卻有所下緩,可見快遞市場已進入飽和狀態。

而且進入2019年,快遞領域頻繁發生的高管變動、業績下滑等現象也可反映出,上市快遞企業并未給投資者帶來很好的回報。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,現在上市快遞公司面臨的不僅僅是業務方面的問題,還有自身戰略規范、整體架構的問題,同時還需要對投資者負責。

快運領域的融資情況比快遞領域明顯樂觀。可以明顯看到,快運市場頭部效應越發明顯,融資的企業均為發展較成熟的頭部企業。區域化、本地化的中小型企業因不具備全國性的網絡效應及運力支撐,受到自身發展格局的限制,未能在資本市場上“嶄露頭角”。

近年來,同城貨運領域經歷了一場大浪淘沙后,出現了一批“獨角獸”潛力股企業,例如貨拉拉、快狗打車等企業。但是,同城看似穩定的格局依然面臨著新的戰爭。順豐、圓通等快遞企業的跨界,菜鳥、京東物流等電商物流企業的攪局,以及北汽其他行業的入局,都會帶來新一輪的爭奪戰。

資本也并沒那么“壕氣”。僅有貨拉拉一家獲得3億美元的高額D輪融資。不知是跨界者攪局帶來的影響,還是同城貨運領域有價值的企業少之又少。

倉儲領域、物流信息化領域的企業們融資情況平平淡淡,稍惹人眼的便是物流信息化領域中的曠視科技,也是2019年H1融資最高的企業。在此可看出,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技術賦能行業一直是企業所追求的數字化階段,將技術與場景、系統等的深度融合是未來企業都在探索的方向。

綜合性物流領域內的融資主要是細分領域內的融資,例如,集裝箱公路貨運、無人駕駛、國際物流服務平臺等領域。

資本加持,物流賽道誰主沉浮?

現階段,物流企業都開始向著轉型、跨界、融合、整合、物流科技、供應鏈等方向演進。未來,物流企業將按照“推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”的要求,在構建物流4。0模式、打造現代供應鏈方面謀求新進展,堅定不移地瞄準高價值物流,構建全球產業體系。

從整體2019年H1的投資邏輯而言,大額投資聚焦在細分領域較為成熟的企業,小額投資分散在了物流領域的細分行業。

為何資本市場看好供應鏈及物流設備領域,卻又不敢放開手腳“大額散錢”?億歐物流猜測,新興賽道雖有眾多選手入局,但資本卻持觀望態度,試探性投資也是因對其企業的“不確定性”。

隱山資本合伙人董中浪曾表示,好的資本一定不是純粹的金融投資者,而是戰略投資人,最好的投資人應該是懂產業的投資人。如果沒有相應的產業背景,沒有辦法對產業有全面的布局和觀點,這樣的投資人也沒辦法真正幫助創業者完成戰略使命。

行業格局永遠處于變革的進階中,不會停留等待市場玩家們的齊頭并進。對于企業來講,無論是融資金額較大還是較小,都處于全力奔跑才能保持原地不動或者不被時代拋棄的階段。集約化程度、物流科技深度、供應鏈管理高度等都向著更高的方向發展。

對創業者來說,融資、資本運作其實都不是企業發展的目的,它是企業發展到一定過程中自然的結果。所以,如果大家能專注在自己的行業,尋找機會,同時用創新的思路、方法去拓展市場,此時,資本將是企業發展保駕護航助推器。

00.jpg

000.jpg

車商匯二維碼

電車資源微信二維碼

長按二維碼點擊“識別圖中二維碼”即可關注

分享給好友
新浪微博
朋友圈
微信好友
QQ空間
評論
0 條評論
相關新聞
瀏覽更多
熱點新聞
微信公眾號 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16 電車資源

點擊輸入評論      0
大发快乐8-官网 天天时时彩-首页 3分快三-官网 一分pk10-首页 大发欢乐生肖-首页 巴黎好运彩-首页